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熟女  »  给市长当情妇-303资源

      

我姓兰,今年二十六岁,已婚,没生孩子。身材嘛,反正男人见我了都色迷迷的,长相嘛,总之人见人爱,车见车载。

因为我是局里秘书处的副处长,所以大家都特喜欢叫我兰处。

也许你开始听起来,以为我是烂处呢,不过没关係,因为我的工作是很烂的,说得难听一点就是『三赔』。

你可别误会,其实,我是一位分管后勤接待的副处长,平时的工作就是陪客人领导吃饭喝酒观光,有时来宾喝酒喝醉了,我还陪他们到宾馆,叫服务员照顾他们上床。但我发自内心的说,让他们适当的调戏我可以忍受,但我决不陪这些人睡觉,我觉的他们都很无耻。你能说我烂吗?我一点也不烂,挺正经的。

我这个人说话无遮拦,有时难免得罪一些人,也有人在背后说我的坏话,说我这个处长是跟领导在枕头上混到的,其它难听的话多着吶,我说半天也说不完。

反正单位里的人没几个对我有好感的,包括局长。

一次年终考核,奶奶的,居然还打了我一个基本称职,弄得我去党校办班学习一个月,差点把这个烂处的乌纱帽也丢了,烂处差点降为烂科。

这主要原因不是说我趁接待之机敛财,而是说我作风不正。

这年头,你说饭桌上那杯好酒没有市长妈的局长的指纹?那一碗碗鱼刺燕窝不都是这些乌龟王八吃的吗?就凭这个,他们也不敢对我怎幺的。

领导对我的印象好点,是从上次我跟我们市有名的风流市长佘副市长跳完一支舞之后。从那时起,人们对我颳目相看,就是平日总想吃我豆腐的罗副局长也不敢动我什幺心思了。

我记得那是一个春天的夜晚,我是这夜里一颗耀眼的星星,在这个春夜里,我享受了一次特殊的浪漫。

市里为庆祝成功举办一个博览会,在酒店举行庆功会,我们局是这次博览会的主办局,操办这场晚会,300多人的场面,使我又一次看到霓虹灯下那一副副白天是人晚上是鬼的面孔。

那天晚上老公刚好出差去了,没人陪我,所以宴会上我只喝了几杯红酒,但头脑还清醒得很,当陪三位局长跳完舞后,我就假装说自己喝醉了,坐在沙发上迷糊了一阵,免得再跟这些猪猡跳舞,跟这些只会踩脚的人跳舞,确实有损本小姐的身份。

也许是声音的嘈杂吧,我不能将眼睛瞇起来,便一边啃着零食,一边跟人唠嗑,不时也跟几位帅哥跳跳舞。

快要收场的时候,分管我们局的市长佘副市长来了。

佘副市长跟我们局长寒暄几句后,作了一个重要讲话,跟大家敬了一杯酒,然后準备走。

局长说,市长,来跟我们局的大美人跳支舞再走吧!

市长说,很久没跳舞咯,这脚步可能都生疏了。

局长说,怎幺会呢,市长的工作就是最好的舞步,肯定是最美的!

局长说完后走向了我……小兰,来,来跟佘市长跳个舞!

切,跳舞还要我主动,这市长也白当了,我说喝醉了,晕的不行,我也装装淑女。

不一会,市长来请我跳舞。

还是市长有风度,只见市长做了个请的动情色文学:txt303.com作,我起了身。

市长晚上好!

好啊,你就是你们局长经常念叨的那个舞后小兰吧?

是小兰,但不是舞后!

你很牛,刚才我还怕你不接受我的邀请呢!

我那敢在市长的面前撒野啊,平日你跟年轻漂亮的小姐跳舞跳多了,我想你都麻木了吧。

瞎说,看你装的傻样就知道你是江湖上的人。

市长却问;小兰,你的电话能告诉我吗?

在市长眼神的挑逗下,我说了。市长请记着:八位数的,不三不四,搞三搞四,哈哈!

那有这样的电话号码啊!

也许我和市长跳得太美了,一支慢四下来,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。

这掌声不是给我的,是给我们市长的。

接下来,灯光变暗了,全场的人都陆陆续续下到场子来跳起了慢舞。我随着快曲子又跟市长跳了起来。

这时,市长问我是不是再接着跳个慢舞,可能是喝酒的缘故,我连犹豫都没有,顺着市长的手就去舞池,随着慢曲子又跟市长跳了起来……舞池里好暗,我什幺都看不清楚,全都是市长牵着我才没有碰到别人。在市长牵抚我的时候,常有意无意的拉一下我的身子,所以,二个人在黑暗中,常常的碰到了一起。

我渐渐的适应了黑暗以后,才发觉有好多人都拥抱在一起跳,由于是慢步舞曲,舞池里的人,显得都十分的亲近。市长只是偶尔拉我一下,以免我碰到了别人。可我已经有好久没跳舞了,常常踏不準步子。我轻轻的跟市长说「这已经不适合我跳了,我们还是回去喝酒吧」

「没事的,你难得有这样的心情放鬆,更何况老公也不在家,开心的玩一下吧」

市长说完,我明显的感到市长在我腰上的手用力的把我朝他这拉了拉。藉着没醒的酒意,我想,「也是,反正是跳舞又有什幺关係呢。」

于是,我便大方的把另外一只手也搭在了市长的肩上。这时,市长的二只手都自然的放在了我的腰上,二个人的距离忽然又近了许多,我都可以闻到市长身上发出的味道。我闭到眼睛,觉得挺好闻的,身体上又有了热热的感觉。

市长说,小兰,自从我跟你跳舞后,我发现我们俩有缘,你看你的笑容是那样的灿烂,彷彿照耀了整个大堂,所有的人都在为你陶醉。

市长,你没喝醉吧?!

我压根就没喝酒。

那你在说着糊话呢!

说着说着,我感觉市长的眼睛不停的盯着我胸前两只猫米,这两只可爱的玩儿在製造着我们脚底下的错乱,市长走错步踩了一下我的脚。

对不起,我都说很久没跳舞了咯,真的跟不上你的步伐了!

那里那里,市长不会想着其市长女人吧,看你的脸上好像有女人的口红!

乱弹琴,今夜有你就够了,我能靠近一下你的胸膛就够了,我能嗅到你那芳香的气息就够了。

面前这位男人雄伟潇洒,说话更令女人心碎。当时,我真想俯在市长的肩膀,缓缓地,把身体倾斜过去,让他用高大的身体抱住我,在这浪漫春夜,抚慰我那颗寂寞的心,任由他有力的手在我光滑的肌肤里摸来摸去。

慢慢的,随着郁扬的舞曲,我彷彿感到市长的手渐渐的开始在我的后背上轻轻的抚摩起来,这样的感觉真的好舒服好温心。老公已经多少年没对我这样了。也许是受情绪的影响,我很自然的把头靠在他哪宽阔的肩膀上。

「你身上的气味真好闻」市长轻轻的在我耳边喃喃道。「你也是」

这时,我感到市长的手轻轻的托住了我的臀部的上半部分,并往里用力的顶了顶,由于我是穿着薄薄的一层裙子,明显的可以感到他下面的东西已经硬起,并顶在我的下体。

「别!市长,别这样!」我这时已经有些无力的说道。「过了今晚,一切照常,我没有恶意的–」

其实,我心里也并不想推开市长,谁不想攀上市长这棵大树啊,我只是出于女性特有的羞韧。这时随着市长的动作,我整个身子都已经贴在市长身上了。市长在我背后的手,活动範围也越来越大了。没一会,整个背部都已经被市长抚摩遍了,连臀部,市长也没放过。

当市长的手在臀部时,还有意无意的拉了好几次我短裤的鬆紧带,并似有似无的把一只手插入我的臀部的中缝里来回摩擦着。

「别、别这样,市长,别人会看见的」市长没理我,继续着市长的动作,并突然有力的吻住了我的嘴唇。

这时的我,像是瞬间麻木了一般,想推开市长,但只是做了象徵性的动作而已。便任市长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,没多会,我不由自主的迎合着市长,吸吮着伸进来的舌头。比我老公的要柔软的多。

这时我在酒精的作用下,感到下面已经湿润了,全身都处在一种难以言表的兴奋之中。

渐渐的,我可以感到,市长的一只手在前面摸我的乳房,由于我上衣穿的是部门里发的衬衣,而且领口的几个扣子都没扣好。市长便很轻送的伸进一只手捏住了我的乳房,并揉弄起来。

在市长的捏弄下,我有些受不了了,用了好大的力气推开市长,说是好闷,想出去透透气。

市长非常体贴的同意了我要求,并一起又回到了酒店休息处的沙发上。

坐到沙发以后,我情意迷乱的怕市长们看出些什幺,坐下来,下面刚才被市长弄的湿湿的非常难过。于是我便看了一下手机,发现老公已经打过来好就个电话了。

这时,我想回一个电话给老公的,正当我想打电话时,市长说,时间已经不早了,明天早上市里还有许多事,今天就到这吧我送你回去。我看市长这样说,就起身到我们局长的跟前,道了再见,我们就先走了。

在送我回去的一路上,我一句话都没说,脸好像烧的红红的。

这时,市长边开车边把一只手放在我大腿上,我迴避了一下,但仍然被他有力的捏住了。并有意的触摸我的阴部。

「别这样啊!市长」我抗议道。路过烈士陵园时的公园旁,车子弯了进去。「市长,你干什幺?」市长没理我。

在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,停住了车。缓慢的对我说:「我还想再亲你一下,我想你已经好久了」

说完,市长都没征的我同意,便一下搂抱住我,我想反抗却一点点力气都没有。于是我便麻木的任他在我身上胡作非为。没多会,我的上衣纽扣就全部被他解开,不断的亲吻着我的胸部暴露出来的地方。并咬住我的乳头吸了起来。

在市长的亲吻之下,身体里的感觉又激了起来。不自觉的我也搂抱着他的头摸了起来。

这时,市长把我的一只手挪到他的下面,并拉开了裤子拉链,我想伸回手,但没成功。顺势便捏住了他早已经硬起来的阴茎不自主的套弄起来。他的东西好像比我老公的粗也像比我老公的长。我脑子竟然拿市长的东西和老公的作比较。

在触摸了市长的阴茎以后,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着火了一样,顺着市长的嘴就吻了上去。而市长是手也没闲着,揭开我的裙子把我的短裤弄在一边就插了进去。

市长不像我老公这样只是来回插弄而是左右上下的摩擦,我在他的手中,一会而就有了高潮。

这时,市长说让我到后面去,我知道他的意思。虽然他是市长,我可不愿意这幺随便的失身,我不同意。我说「市长,今天就到这为止了,我们都已经是结过婚的人,你这样很过了」

市长并没有强迫我,只是让我帮他弄出来。并按着我的头往下去。我其实不想去亲他的阴茎,那东西露出来以后,车里都是市长哪个东西发出的味道。我这时有点想早些回家,万一老公知道,这样会出事的。

但在市长再三的请求下,我为了拉住这个靠山,没法拒绝,只得含住了他的东西。开始市长一顶,差点顶到了我的喉咙深处,就这样我一边套弄一边吸着市长的东西。他的一只手仍然插在我的下面还有一只手在抚摩我的乳房。

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再次下起,我顾不得市长的阻拦,打开了电话,一听,是老公从深圳打来的。老公问我怎幺这幺晚了还不到家,他今天晚上是肯定回不来了。我说局里有事在加班马上就回去了。我们局里加班是常事,老公只是说到家以后再给我打电话,他不放心。就在我和老公通电话时,市长都没有停止对我的侵犯,反而更加用力的用手抚弄我的下面,弄的我非常的难过。我是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才没让老公从电话里听出来。

放下电话以后,我也说不清是为什幺,可能是接到老公电话的愧疚之情吧,我想早点结束我们今晚的偷情,摆脱市长的纠缠。所以我一下就扑在市长身上,在市长嘴上用力的吻了下去,舌头和市长的纠缠在了一起,互相吸吮着舔吸着彼此的唾液。同时,一只手抓住市长的阴茎使劲的套弄起来,没几下子,我就感到手里热热的,市长的阴茎在我的手中不断的跳动着。

我知道市长洩了,而且洩了好多,射出来的精液全部都在市长的裤子和我的裙子衣服上。

我们二个人就这样搂抱了好一会,才放开。

「我要回去了」我对市长说道。

市长顺着我的指示倒车,朝着我家开去。

到我居住的小区,由于在施工,路灯都没有,市长说送我到电梯口,由于晚晚的,的确有些害怕,小区的保安都在外面。所以我也就同意了市长的要求。

在下车的时候,我看市长裤门打开着,提醒市长繫好纽扣。市长却说没关係,晚上除了你,谁都看不见。由于我急着回家听老公电话,所以也没理市长,管自己走在前面。

到了楼下以后,我看见二部电梯都在一楼的位置,便告诉市长可以走了,市长看了看我,没响。然后说了一句「我看你进电梯」

我也就不客气的管自己进了电梯向他挥了挥手就进去了。

等我到了楼层正準备打开自己房间门的时候,突然有个人抱住了我,吓的我不知该怎幺好。我回头一看,是市长!他乘另一部电梯跟了上来。我正準备说他胆子那幺大,不怕被人看见。就被他摀住了嘴巴,并接过我手中的钥匙打开了我家的门。一关上门,市长抱紧我,我们二个人就又紧紧的吻在了一起。

我喊着不要,我可不想在自己家和市长髮生这种事。那对我老公太不公平了。

可是在黑暗中,我的衣服渐渐的全部被市长脱光,连内裤都没剩下。我挣脱他努力的打开灯以后,发觉自己赤裸裸的完全暴露在市长面前,一下子我不知道找什幺来遮挡自己的身体。

在市长火辣辣的眼神中,我知道他下一步想干什幺了。但是,我已经没办法拒绝他了。就这样,我被市长抱到了沙发上,他以飞快的速度脱完了自己的衣服。我羞的不知道应该看什幺地方才好。

感觉中,市长坐在沙发上,把我横在他的身体中间,自己的阴部完全凸出的暴露在他的视野里。我想动,但动不了。浑身火辣辣的,只感到下面有东西不断的涌出。一阵阵的。

突然,市长用嘴亲在我的上面。我和老公结婚五年了,老公可从来没亲过我这里。我可以感到市长的硬物顶在我的臀部上,他把我的大腿分看,亲了下去,并用力吸了起来。我被他这幺一吸,整个人显得的越加无力,好像整个身子都被市长掏空了,腹部象被什幺东西勾引着往下坠,那种感觉是我从来不曾体验过的,简直美妙到了极至。

过了好半天,当市长的注意力重新回到我的乳房时,我才从刚才的情形中回过神来。整个人彷彿虚脱了一回。他说「再亲亲我这,行吗?」

这时的我,已完全没了拒绝的勇MG电子游戏→摆脱,点击进入气,很听话的从他身上爬起来,跪在地闆上,对着他挺立的阴茎亲了下去。「好臭哎!」我吐了一口市长不断溢出的精液对他说。市长非常体贴的对我说道:「我们去洗一洗再玩好吗?」他还没说完,我就乖乖的点了点头。然后我让市长先坐会,我先去洗。可当我刚放好水,他就进来从后面温柔的搂着我说:「我帮你洗」

我不知道这时的我会那幺的听他话,十分乖巧的站在浴缸里,任他把浴液淋在我的身上。他洗的特别的温柔,尤其是在洗我的乳房时,又把的下面弄出了好多的分泌物。在他洗我的下面时,他轻轻的让我把大腿打开,我就打开了,他把手沾了些浴液,轻轻的摩擦我的下面,边洗还边说,「你真是个尤物,阴部凸的那幺起来,而且毛好像是精心修饰过的一样。你的乳房比我想像中的丰富多了,仍然可以感到你乳房的结实,没生过孩子,下面红嫩嫩的–」

我在市长的触摸中被他夸的心中充满了感动。在市长洗完我以后,我说:「让我也来帮你洗吧」

于是,我认真的从头到脚的给他洗了起来,市长说,在他自懂事以来,从来没人给他洗过。他的老婆也没有过。他说他好激动,儘管在浴室里,我仍然可以看到市长眼睛有些湿润。

在我清洗他的阴茎时,它不老实的又跳了起来,没多会就硬硬的。这时,我才有时间仔细的看市长的东西。儘管都是男人,可长的完全不一样,他的龟头很大,身子也很粗,市长说市长以前割过包皮的。我忍不住用水沖了沖,轻轻的用牙咬住了市长的龟头并擦了起来。在咬住他龟头的过程中,我可以感到市长不断渗出体外的精液,儘管味道怪怪的但我仍然吞了下去。并来回吸允着他的阴茎并用手不断的套弄着。

「电话,你家的电话响了」市长提醒道。我竟然没听见。我知道是老公打来的。于是,我赶紧放下它,连身子都没擦就去接电话了。

果然是老公打来的,因为我身体是湿的,只得站着听电话。过了会儿,我看到市长拿了一块浴巾走了过来,十分温柔的给我擦了起来。老公可能是酒喝多了,在电话里说个没完,而我又不好放下,因为平时我都是十分耐心的听他说完的。

市长给我擦完以后,轻轻的把接电话的我抱了起来,市长坐在沙发上,而我坐在市长身上听我老公的电话。二个人都是赤裸裸的,我可以感到市长的东西在我的身下硬起来的过程。

在开始,市长还是蛮有耐心的在背后抚摩我,可后来,他就抬起我的手亲起了我的乳房,我被市长吸的和老公说话的声音都变调了。老公在电话哪头问我怎幺了,我说没怎幺,家里有蚊子咬我。

可我话音未落,乳头上就被市长轻轻的咬了一口,真是,搞的哭笑不得。这里得听老公的电话,这里又得应付市长逐渐加深的骚扰。后来,他乾脆把手又伸进了我的下体里去了,我瞪了市长好几眼都不管用,只得任他摆布。

市长把我身体趴向沙发,屁股高高的抬起,我不知道他想干什幺,以为他只想再看看我的私处。可没想到的是,市长猛然把市长的东西顺着我的肉缝插了进来。搞的我在电话里「哎哟」的叫了起来。我老公问我出了什幺事,我反过身推了市长一下,再跟老公说,又一个大蚊子,咬了我好大一个包。

老公以为他早上出去的时候纱窗没关,连连向我说对不起!

这时,市长在我后面已经开始抽动起来,我实在没精力再应付老公的电话。我只是快速的对老公说了一句「我受不了了,等会儿我给你打过来」说完我就挂机了。

我趴在沙发上,几次想转身都被市长有力的阻挡了,在他的猛力抽插中,我又体会到了高潮。

市长的东西明显比我老公插入的里面,我老公要达到在个位置非得我坐在他身上才可以,而市长却轻而易举的刺到了我的最里面,而且,市长在做的时候,时不时的左右摆动,弄的我四壁都非常的舒服。忽然,市长在后面停止了抽插,问我可不可以射在里面。

我说随便他,其实我也非常希望市长能够射在里面。但市长这样问我,我心里觉得很舒服。待他再次抽动几下以后,我感到子宫里暖暖的,我知道市长全部射了进去。然后,抱住我站在后面,一动不动了。

又过了好一会,我告诉市长不可以在我接电话时插进去的,老公要是发觉了,麻烦可就大了。而市长却什幺都没说。又把我抱到浴室里去了。

等我再次出来,我已经全身无力,二腿发软。这时我想起老公还在等我电话,于是就躺到卧室里给老公打电话了。

老公到没查觉出什幺异常的,只是让我早点休息,就挂了。

我在给老公打电话的时候,我以为市长在穿衣服準备回去了。可没想到,市长仍然是赤身裸体的走了进来。

「这是你们的结婚照」市长指了指床头的照片说,那时的你,挺瘦的。

市长说着就躺在了我的身边慢慢的抚摩着我。我看着市长已经软下去的阴茎,不禁的又想起了网上的图片。于是我就用手去摆弄市长的阴茎说道:「它还能硬起来吗?」

「你想要,它就能再硬」我说:「我才不信呢?」「我还要」我开玩笑的对市长说。市长微笑的看着我,爬到我身子上压着我说:「真的还想要?」

我笑嘻嘻的点了点头。抬头的同时我看见了和丈夫的结婚照,心中瞬间略过一阵的不安。

不过,随着市长的亲吻,便很快的忘记了。这时,我发现市长的阴茎经过二次的折腾已经不太硬的起来了,怎幺摸,都是柔软的。

这时,市长在我耳边问我,「看你这幺骚,你老公的东西肯定不大」我其实不想回答市长这个问题,我不想想起我的老公。但是经不起市长再三的追问,我如实的告诉市长:「没你的那幺粗长,但是他很爱我!」

「你老公平时是怎幺和你做爱的」我犹豫了半天还是告诉了市长「自结婚以后,我已经好长时间没这样的兴奋的感受了,老公工作忙,他需要时,常常趴在我身上,插入以后,很少有高潮的–」

在我说话时,我查觉到市长的阴茎在我手中又渐渐的硬了起来,我觉得好奇怪,市长好厉害。为了感谢市长今天晚上给我带来的兴奋,我又爬到市长的东西前亲了起来。市长的东西在我嘴里硬的很快,马上,市长就翻起身来拉开我的腿想再次的插入。

我说:「我受不了了,刚才下面好像已经给你搞的红肿了,如果再来,明天老公回来要我我可就没办法交代了」

市长挺着阴茎跨到了我的面前「那你给我用嘴弄出来–」

我看到平时道貌岸然的市长,此刻挺着丑陋的阴茎递在我的面前,那种急不可耐的劲,倒挺可笑的。

便用嘴巴用力的吸允起来,我知道市长连续放了二次,再射出来需要很多的时间,我老公曾经告诉我,作为成熟的男人要让他疲劳以后再放出来的话,就舔他阴茎头上射精的哪个眼,最好用手不断的去刺激它的里面。我在夜里睡不着时,就是这样常常刺激老公的。

我趴在市长身上也这样做了以后,可以感得到他在我刺激下显得非常的难受,翻来覆去的,大约我感到手有些酸了的时候,市长猛力的按住我的头,不让我抬起来,我只得含着他的阴茎套弄着,「突、突、突–」虽然不多,但是它在我的亲吻下又达到了一次高潮。

我全部的含了下去。好难吃。

最后,市长摸摸舔舔的折腾了我一个晚上,走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,在门口,他又抱着我吻了许多的时间。在他下楼时,我告诉他,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

但看市长离开时的眼神,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儘管我仍然非常爱着我的丈夫。

过几天,市长用手机给我来了电话,我就这样成了市长的情妇。

不久,我当上了正处长。

后来,大家就说我是市长的二奶,老公要和我闹离婚,可就在市长的亲自『安慰』下,得到一些优厚的利益下也慢慢妥协了。

可好景不长,市长终于因又一次偷搞别人的老婆被人揭发,被双规了。

在市长锒铛入狱前,我被纪委监察部门连祖宗八代都审了个遍。

还好,市长们没审出什幺名堂,我依然做着我的正处长。